首 页 党建之窗 我爱+
返回列表

急救“骑兵”的十年之后

2020年2月3日下午14:05分,急救医生秦晓兵刚刚完成2趟重症确诊患者的转运任务,回到统一居住地,洗消完毕。同事给留的盒饭已经凉了,微波炉热热就扒拉着吃了。

秦晓兵是西区分中心的急救医生,这次疫情防控,他是第二批执行相关患者转运任务的人员,今天是他进入转运组的第七天。

今天转运的两个患者都是老年人,一个82岁长期卧床,需要“拍脑门”才能叫醒,精神头儿十分不好;另一个75岁,由于心衰,需要坐着转运。转运救护车,空间密闭,狭小、颠簸,转运过程中,前一个患者需要在担架车旁“近距离”照顾,而后一个患者则需要数次的“零距离”接触。心衰患者比较虚弱,憋的也难受,坐在固定好的位置上还是不停往下出溜儿,秦晓兵就一次次把手伸到患者腋下,抱着她往上扶。后来问他当时怕不怕,他说:“做好了防护就没什么怕的。”

这两趟任务接续进行,上午十点出发,下午快两点才回来,一直穿着全套防护用品的他和同事,脸上、手腕上都被勒出了痕迹。“这证明我们的防护规范到位呀,”秦晓兵揉揉脸笑着说,“而且连着转两趟,还省了套防护服!”

这个乐观、憨厚的笑容跟十年前一模一样。2008年北京奥运,一身朝气的秦晓兵作为赛场医疗保障人员,骑着摩托车,全程跟随公路自行车选手,进行现场救治。“飞车救护”,是当时他最引以为傲的事情。而这次,蔓延在笑容之外的,是已经有些灰白的头发。“毕竟过了十多年了,我闺女都14岁了。”说起家人,秦晓兵笑容更深了,自己是医务工作者,爱人在居委会工作,现在疫情防控任务重,夫妻俩一个负责守护生病的百姓,一个负责保护没生病的百姓,都忙得顾不上闺女,就索性把她送到爷爷奶奶家。平时在任务间隙视频聊两句、看几眼,秦晓兵说挺知足的。作为急救人员,倒班、加班、值班、停休,早就习惯了,就比如“非典”那会儿的连续奋战,在单位一住就是小一个月,秦晓兵还是印象挺深的。

时间往前倒到2003年,秦晓兵作为“非典”患者转运人员,坚守在最前线。说起这次疫情防控工作和那会儿的不同,秦晓兵表示流程更完善了、防护更专业了:“内会儿转运穿好几层,这层扣儿放在前面,再穿一层扣儿放在后面的,然后再穿防护服,心里还是不踏实,回来还得用酒精泡手。”现在按照标准防护流程,穿戴一整套防护用品,回来就严格执行洗消流程,既保障患者安全,也能保护自己和同事。

十六年前的秦晓兵还没媳妇没孩子,除了爸妈无牵无挂,工作在最危险的地方,自己也觉得没啥;十年前的秦晓兵年轻、有朝气,意气风发地出现在奥运比赛现场,笑容里都透着骄傲;而2020年的他,多年经验和人生历练使他更加沉稳、坦然地面对危险、繁重的任务。

急救“骑兵”秦晓兵,坐骑换了、头发白了,但笑容不改,初心不忘,始终履行着白衣天使的神圣职责,战斗在每一个患者需要他的地方。

时间:2020-03-04   作者:宣传中心
服务咨询
参与评价
用户留言